繁体版 简体版
可乐小说网 > 灯火人间 > 第八百六十七章.天真如故

第八百六十七章.天真如故

面对那黑衣白发的老头,众人震惊不断,白鹭的那条丝帕乃是一件品质不俗的法宝,然而,在那黑衣白发的老头面前,竟然轻而易举地就被化作看了飞灰,众人之中,除了嬴狗和秦虎之外,所有人,包括米汤,谁也没有听说过,一座无边的绝境火狱,竟然只是一个魔头的本体真身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而此时此刻,秦虎以昆仑山之名终于让那黑衣老头露面,周围的毒火一层又一层,从上下四周倒卷而来,皆臣服于那黑衣老头的脚下,又和那老头宛如天然一体,那黑衣老头虽然只有一个人,可是他的气势却压倒了所有…!

他一出现,在这绝境之中,他便是巅峰…!

黑衣白发的老头轻轻一指,无边的火狱之中便升起了一座洪炉,众人抬头望之,毒火障目,很难看清那火焰烘炉之中的场景,连米汤和老怪也看不清其中究竟有什么名堂,众人警惕防备,然而就在这时,秦虎和嬴狗两人忽然转头对米汤和老怪说道:“赵牧灵和炎霜华在里面…!”

米汤、老怪,以及白猿一群人一听,一时间都无比着急,众人都清楚,以他们的实力,连那座洪炉都无法看透,要想救人,更不可能;余蟾和高趾两个人暗中商量,高趾打算动用天赋神通,悄悄隐身,试着能不能潜入那烘炉之中。

而这时候,秦虎却阻止了高趾,秦虎看着那黑衣白发的老头,笑了笑,对已经隐身的高趾道:“不用白费心思,在这赤炎绝境之中,无论是谁的天赋神通,都无法瞒过这老家伙的法眼…!”

高趾的身形刚刚隐匿消失,不得不停下手,再次显现出真形;而这时候,白鹭他们几人也十分着急,只能向秦虎请求把赵牧灵救出来;然而,秦虎却一直盯着那黑衣白发老头背后的那座空间通道,这时对那黑衣白发的老头说道:

“怎么…?你想用他们两个来威胁我…?赵牧灵是千道梅的徒弟,炎霜华是火凤一族,算起来应该都算是你魔界的人,就算你杀了他们两个,今日我不达目的也决不会离开…!”

众人焦急不已,米汤看到秦虎的神情和目光,立时便忍不住了,上前指着秦虎骂道:“怎么…?你心里想的就只有你们青羊山上的那两个小娃娃,就不管我家公子的死活了吗?你可知道?我家公子听到你被北泽大陆那些家伙擒住的消息是多着急吗?公子听到你被人抓住,当时就恨不得带我们来救你……!”

然而,秦虎对米汤的话置之不理,这时候,那黑衣白发的老头也不理睬秦虎和米汤一行人,眼中就只看着烘炉之中的赵牧灵和炎霜华两人,却忽然对秦虎笑道:“我们也有上千年没见过了吧…?看来你是忘了…!你觉得…以我的手段,还用地着假借外物来威胁你们…?”

那黑衣白发的老头语自若,根本没把面前的一群人放在眼里,这时候,他独自欣赏着那座困住了赵牧灵和炎霜华的烘炉,摇头啧啧笑道:“千道梅诚不欺我…!等待了万古岁月,终于让我等到了这一天…!”

众人根本不明白那黑衣白发的老头在说什么,还以为那个老魔头是要对赵牧灵和炎霜华下手了,米汤赶紧吩咐老怪和余蟾一行人,如果那黑衣白发的老魔头再有什么异动,众人立即动手营救赵牧灵。

而这个时候,在那黑衣老头和米汤他们之间的那座洪炉之中,忽然火光四射,九彩光华不断轮转闪烁,终于显现出了两道清晰的人影,众人见之,那分明就是赵牧灵和炎霜华,而这时候,赵牧灵和炎霜华两人身上的九色火光,在不断轮转之下,竟然有了要融为一色的趋势。

见状,嬴狗恍然道:“这赤炎老魔是在帮他们两个把九色红莲业火融归一色,听说这一步极其凶险,稍有差池,便会引得业火焚身,一念之间就会灰飞烟灭,凡是修炼红莲业火之人,最终十有八九,都是在倒在了这一步,但是我看赵兄他似乎马上就要成功了…!”

听嬴狗这样一说,众人顿时都松了一口气,但依然不敢掉以轻心,米汤冷眼看着秦虎,低声自自语道:“既然早就看出来了,为什么不早说…?”

然而,米汤话还没说完,站在众人前面的秦虎竟然直接显现出了金身法相,巨大的法相一脚踏向了那黑衣白发的老头的头顶之上,竟然直接动手了。

见此情景,米汤急得蹦出了一句:“好家伙!”指着秦虎大骂道:“好你个秦虎,公子还在那老魔头的手里呢…!”米汤担心秦虎激怒了那黑衣白发的老头,恐怕会让那老头一怒之下对赵牧灵和炎霜华动手;叶柔也十分着急,对着秦虎喊道:“秦虎前辈,有事好好商量…!”

然而,这时候,秦虎已经动手了,那巨大的金身法相一往无前,杀气腾腾,让四周的绝境毒火都无法靠近分毫,秦虎根本就没有要停手的意思。

嬴狗见之,顿时也明白了秦虎的打算,对米汤匆忙说道:“既然这老魔头要帮赵兄和炎霜华炼化红莲业火,融归一色,那他肯定不会伤害赵兄他们两个,我们趁此机会,正好出手营救…!”

说完,嬴狗也显现出了一尊银色天狼的金身法相,紧随着秦虎后面向那黑衣白发的老头面前扑了过去;米汤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,急得大骂道:“这两个家伙,竟然拿我家公子的生死来赌…!”而叶柔这时却说道:“或许…这也是我们现在仅有的机会了…!”

米汤眉头紧皱,骂道:“秦虎他只想救青羊山的那两个小女娃,公子的处境他才没有想过呢…!”

可是这时候秦虎和嬴狗已经动手,米汤也知道,再犹豫不得了,赶紧对余蟾和白鹭一行人说道:“咱们也动手,不过,咱们先想办法试着能不能把公子给救出来,那个老魔头一看就不好对付,让他们两个去应对吧…!”

众人点头,米汤、老怪和白猿三人率先向那座毒火烘炉飞去,余蟾和白鹭等人各自结阵,也向那座洪炉壁垒之上迎击而去,想要以阵法突破烘炉,把赵牧灵和炎霜华救出来。

这时候,秦虎和嬴狗的金身法相已经到了那老魔头的头顶上空,巨大的威势,让周围的绝境毒火都退让开来,但是那黑衣白发的老头依然立在原地,处变不惊,这时,那黑衣白发的老头的眼里似乎也只有那座洪炉,笑着点头道:“就差一点了...!”

就在老魔头的语之间,秦虎的金身法相一脚便踏到了他的头顶上,将那老头儿的身影一击化为灰飞,可是在下一刻,当秦虎的金身法相一扑而过之后,在原地,那黑衣白发的老头的身影竟然又显现出来了。

紧接着,嬴狗的金身法相也攻到了老头的面前,巨大的狼爪一爪便将那黑衣白发的老头斩成了三段,可是那黑衣白发老头的身子断成了三截儿,却仍然在笑,在嬴狗的狼爪挥过之后,那黑衣白发的老头的身躯竟然又一点一点地复原了,立于原地,气势没有丝毫减弱,气息也没有任何变化。

在远处正在飞向那座烘炉的米汤和老怪他们几人见此情景,都震惊得无以复加,米汤瞪大了双眼,难以置信地说道:“这老魔头究竟是什么来历…?金身法相竟然都伤上不了他分毫…?”

老怪和白猿几人也觉得很邪门,老怪赶紧让余蟾和白鹭几人一起站住了脚步,然后说道:“那老魔头现在是不想动手,似乎是因为他现在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我们面前的这座烘炉之上,要是我们现在去救赵小子,恐怕那老魔头就要对我们动真格的了…!”

米汤十分着急,唉声叹气地说道:“我又不是看不出来,可是公子被困烘炉之中,时时刻刻都承受着毒火的煎熬,不知已经过了多久了!要是这老魔头还有其他的目的怎么办…?我们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公子身陷火炉而无动于衷吧…?”

说完,米汤转过头对秦虎和嬴狗两个人大喊道:“秦虎,嬴狗,你们两个到底行不行…?好歹你们两个也是逍遥境界,连一个老家伙都对付不了吗…?”米汤着急不已,说完,又自自语地念念骂道:“这天杀的嬴狗,当年一路追杀我的时候,玩了命地追着我跑过了昆仑洲,又跑到了锦洲,现在怎么不见他如此拼命…?”

而此时,显现出金身法相的秦虎和嬴狗接连扑空,嬴狗也有些急了,对秦虎说道:“这片绝境都是这老家伙的本体真身,我们在这绝境毒火之中要想打过他,那是不可能的…!不如,我们两个联手先去打破那座洪炉,先把赵牧灵那小子给救出来,他一向手段深不可测,说不定他有办法对付这个老魔头…!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